欢迎访问: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工小杏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女工小杏 「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灿哥走在我的前面,领着我走进工场里。

  「灿哥!」「灿哥。」灿哥一边走,其他在大型机器旁边工作的工人们都主动向他打招呼,而他也都会向工人们微笑点头回应。

  灿哥是这一间工厂里的工模部门的经理。

  他领着我,去到了工厂一角,一个用木板和玻璃窗包围起来的地方。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坐了几个女人在木色的工作枱前工作。

  进到了木板房内,首先让我注意到的,是圆盘型的黑色拨号电话。

  「他叫阿仁,今天开始在工模部当学徒。」灿哥向着其中一个女人说。

  我也不知道为何,当灿哥问我名字的时候,我会说自己叫「阿仁」,但既然话已出口,我就只好继续叫阿仁了。

  「灿哥,工模部要人么?怎么之前没有听你说起?」那一个女人…其实看起来应该只有二十来岁左右吧?这一个年代的打扮和化妆技巧,我说不准。但以肤质和脸上表情来说,看起来应该是这一个年纪吧?

  「啊,下个月…即是十月,有一个工人要回乡办事,可能几个月也回不了来。本来也不用这样急着要人的,但早一点让新人熟习一下也好吧?」灿哥脸红着,好像有一点尴尬的说。

  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工人要回乡,但以我认识的灿哥来说,他应该不是为了达到目的而说谎话的人。那么,尴尬是因为……「好吧,小杏,你来替他填个资料。」女人说着,示意我到坐在门边的那一个少女那边去。

  「知道了…姐姐…」少女以不太正经的俏皮语气说。

  「哎,就叫你在公司里要叫我张小姐啊!」女人正色的向少女说。

  「知道了,张小姐…哎哎,你不觉得奇怪吗?叫自己的姐姐做张小姐,不就好像是吵架了的样子啊?」少女灿烂的笑脸上伸一伸俏皮的舌头对我说。

  APRICOT……

  看到了少女这一个俏皮样子的感觉,令我回想起了某一个仍然是「练习生」年代的少女。

  「嗯?怎么了?我脸上有些甚么吗?」小杏紧张地从柜桶里拿出镜子,凝视着镜中自己的脸。

  「啊…没、没有。」我说。

  「你叫…」「阿仁。」我打断了她的说话。

  「仁哥吗?先坐下来……你识字吗?」小杏拿着一张像是我小学年代的家课「工作纸」般的油印纸,放在我的面前。

  我最初还以为自己是否做错了些甚么,例如类似『不准穿鞋进内』的这一种标语。但转念才想到……在这一个年代,识字并不是必然的。

  「识……」我摸了摸胸前的口袋,却摸不到惯常使用的签名钢笔……哎,灿哥借我的粗布衣衫,又怎么可能胸前有口袋了?

  小杏微笑着的把原子笔递给我。

  「阿仁啊,我先回去做事,完了之后回到工场找我。」灿哥对我说。「我先走了。」灿哥再向张小姐说。

  「啊,知道了。」我依然凝视着小杏,但回应着灿哥的说话。

  小杏给我的这一份写着「入职申请表」的油印纸,其实要填的位置就只有几项。姓名、性别、年龄(不是出生日期)等等的简单个人资料而已。

  「不用填写银行帐号吗?」我说。

  「不用啊,我们这里发薪是付现金的,每个月要跑到银行逐个帐号入帐的话,有多麻烦啊?」小杏对我说。

  啊…这个年代的银行啊……作为银行家(BANKER),我表示遗憾。

  「填好了。」我说着,把油印纸交回小杏手上。

  「钟国仁……哈哈…你的名字是你爸爸给你改的?这么爱国啊?」小杏展示着甜美的笑容说。

  我是随手写的……当然不能这样回答啦!

  「小杏,怎么可以拿人家的姓名来开玩笑?」坐在另一边的张小姐说。

  「哈哈…抱歉抱歉…」小杏再次向我吐出可爱的舌头。

  「没关系……」我说。

  小杏离开了坐位,我看到她身上穿着花俏的连身裙子,走路的时候裙摆一弹一弹的。应该是因为在意自己高度而穿着的高根鞋,露出了可爱小巧的指头。而从裙子上的曲线来看,她的身形整体应该算是纤细类型的,但裙子胸前鼓起的地方,却是令人在意得不能轻易移开视线……小杏把油印纸交到张小姐的手上,张小姐只看了一眼。

  「阿仁,手续都可以了。」张小姐说。

  「那…我回去工场找灿哥了。」我说。

  「嗯。」张小姐头也不回地说。反倒是小杏微笑着的向我挥手。

  回到了工场,灿哥就开始为我介绍作业流程。

  工模是指用来大量复制塑胶制品时所用的大型钢材,在这一个年代,那一些钢材都是用人手雕刻的。在大师傅手上雕刻好的钢材,就会交到技师手上,用钢条把刀痕磨去。

  至于学徒的工作是,把技师处理好的钢制模具用砂纸磨得更加平滑。

  再经过处理之后,工模就会交到制作部门的大型机器里「注胶」。制造出来的成品,就会好像是钢弹模型一般,附带着「鱼骨」的各种塑胶配件了。

  我这一双原本只用于拿签名笔和按键盘的手……竟然拿起砂纸来了!

  灿哥尴尬的原因,很快就被我查明了。

  他喜欢写字楼的张小姐。

  对此,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在意到一些奇怪的地方。但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也确实没有回到属于自己年代的头绪,那么就尽量适应这里的生活就好了。这应该是我作成银行家的思维吧?

  灿哥喜欢张小姐,而我也对小杏抱有相当好感。那么,就这样办吧!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理会了!

  入职工厂之后两个月,我已经找住了与张氏姊妹约会的机会。我和灿哥,张小姐-小媚、还有小杏,四个人一起去看电影。

  看的电影名叫《爱情的代价》,一开场就是经典的「SB」片头。主演而我又认识的演员是泰廸罗宾。

  进场的时候,我和灿哥隔了两个空座位而坐。而好像有意识地,小杏主动坐在我身边的位置,而小媚则坐在靠近灿哥的那一边。

  这个年代的人,约会都很老实……看电影就是看电影,是不会搅出甚么奇怪的事情。

  当然,我根本不是这一个年代的人…

  在这一场电影里,在黑漆漆的环境之下,我拖住了小杏的手。

  也在接近完场的时候,吻住了她的唇。当我正要把舌头伸过去的时候,她就推开我了。哈哈…这个年代的女孩子,还真的有点保守啊?

  离场的时候,小杏脸上红彤彤的一片,脸上带着如花盛放的笑容,却嚷着要回家了。小媚说不过妹妹,也就只好回家了。灿哥的脸上有一点失落的神色,原定由灿哥请客的「太平馆餐厅」西餐晚饭,也没得吃了。

  以一个现代人……不,是未来人的把妹技巧,来收服一个当代少女的心灵,又有何难度可言呢?

  那一场电影约会之后,我和小杏已经发展成地下的情侣关系。维持「地下关系」的原因,就只是小杏怕小媚知道了之后会责怪,所以暂时不对外人说明而已。

  但我在这里又有多少个朋友呢?下班后不直接回家的原因,当然一眼就被灿哥看穿了。

  灿哥严肃地告诫我对小杏要认真,不要玩弄感情。而现在的我也确实地喜欢着小杏,就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我和小杏的第一次单独约会,是主题公园。啊…这时候好像还没有「主题公园」这一个词汇吧?而这时候还没有海洋公园,只有荔园。

  喂饲动物、鬼屋、抛口香糖……有一种回到了小时候的感觉。而在身边陪伴我玩耍的不是阿爷,而是我的恋人-小杏。

  那一个晚上,我们再次接吻了。自愿地,清晰地,在皎洁月亮和美丽星空的见证下……话说回来,竟然在市区里能够看到如此美丽的星空啊?

  充满弹性的嘴唇,在我的舌头推进的时候陷了进去,而在我把舌头退出的时候则反弹回来……青涩的接吻应对,与APRICOT并不一样,但嘴唇给我的感觉,却是非常相似。

  纯洁的恋爱,当然是当代人的生活模式。而作为未来人的我,当然是以未来人的方式行事。

  时租酒店。

  小杏有点抗拒,但是她不懂得拒绝已经成为了她的情人的我。

  小杏有点紧张。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我吻住了她的嘴唇,以纯熟的接吻技巧,把她的心理防线一条接一条地接连攻下。

  「嗯…仁哥……」被我压倒在床上的小杏双目微闭,脸颊呈粉红色变像一个桃子,充满弹性的嘴唇早被我吻得一塌糊涂,就连唇边的脸颊上都留下了大量湿润的痕迹。

  「小杏……」我一手环抱着她的肩,另一手则在她的连身裙上肆意游走。而小杏最初仍然反抗着我的双手,早已变成了紧紧抓住我肩膀的姿态。

  我伸手把连身裙的裙摆拉起,内里是保守的肉色内裤。有点破坏情调的感觉,但也不好去跟这一个年代的人计较吧?

  「仁哥…不…」水汪汪的眼睛以极近的距离凝视着我的双眼。

  「不怕,小杏。」我说着,再次吻了她的嘴唇一下。

  「仁哥…啊……」小杏忠实地回应着我手指的动作。幼嫩的小屄上早已湿润得一塌糊涂,内裤上也早就黏成了一片,内裤和小屄间的丝线都慢慢地把接合点转移到我的手指之上。

  「啊…仁哥…感觉…好奇怪……」小杏半开的小嘴吐出了话。

  「放心,小杏,不奇怪。我爱你!」我说。

  「仁哥……」小杏绉一绉眉,然后向我示意了一个坚定的眼神。

  急不及待,我解下了裤头,连裤管也赶不及完全褪下来,就把已经忍憋了足足两个多月的鸡巴抽出来。

  和灿哥住在上下格床,就连自慰也不能啊!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现代男人,怎么可能忍耐得住?

  「呃……」小杏圆睁着双目凝视着突然出现在我们两腿之间的东西。

  她不是傻瓜,当然知道这是甚么。也当然意识到这东西接下来将要入侵她的身体。小杏抓着我肩膀的手抓得更紧。

  「仁哥…我怕……」小杏把视线投向我的脸上。

  「小杏,我爱你!」我宣告着爱的宣言的同时,怒张的鸡巴一鼓作气地入侵小杏的身体里,长驱直进。

  「啊!啊啊--!仁、仁哥啊!」小杏先把圆滚滚的眼睛张开得最大,接下来又变成忍耐着痛苦似的紧紧闭上。

  「小杏……」湿润和灼热的紧绷感紧密地包含着我的鸡巴。不愧为处女!果然比APRICOT的小屄要紧致得多!

  舒畅的感觉从鸡巴漫延至全身,我没有办法忍耐享受这一种畅快的感觉,立即就开始前后摆动着腰间,在小杏的身体里继续追寻着这一种使人麻痹却又畅快的感觉!

  「啊!啊…啊啊……」小杏紧闭上了眼睛,脸也害羞得转向了一边,大口呼吸着的嘴巴根本合不起来,双手紧抓着我身上的衣衫,把衣衫都扭曲得变型了。

  我把她身上的连身裙拉得更高,圆鼓鼓的胸脯包裹在煞风景的肉色胸罩里!我二话不说就把碍眼的胸罩推上,与纤细身形不相称的圆鼓鼓胸脯就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白嫩的胸脯上,小小的嫩粉色花芯正在盛开,像是引诱着化为了蜜蜂的嘴唇去肆意探摘一样……「啊…好痒…仁哥…难为情啊…不要……」小杏无力的双手试图推开我,但我的腰间同时稍为加紧了入侵的力度,她的双手马上就宣告投降了。

  「小杏…」我呼唤着她的名字。

  「仁、仁哥…啊……」她勉力地张开眼睛凝视着我。

  「小杏!」我再次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的同时,把忍憋了两个多月的欲望全部都要在她的身体里彻底的解放出来。

  「啊……仁……哥……」小杏咬紧了下唇,忍耐着我最后几下的强力抽插……我摸了摸裤子的口袋,却摸不到香烟……对啊……我还在这里啊?

  原本,我也曾经认真思考过如果我真的和小杏走在一起之后,世界到底会变成怎么样?但原来,世界没变、时空没变,甚至连一丁点可以感受到的变化也没有。

  我的鸡巴上仍然留有小杏的处女血迹。

  躺在我身边赤裸裸的小杏,被我连续上了三次之后,已经累得睡死过去了。

  小杏含着姆指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就像个小 女 孩似的。

  充满弹性的嘴唇,在无意识下细细地吸啜着自己的姆指……令我想起了APRICOT咀嚼卡乐B的模样。

  APRICOT……为甚么我来到了这里,才会经常想起她呢?在属于我的那一个年代,我对她根本就完全没有爱情的感觉吧?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小杏,才会经常把她们拿来比较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甚至连这个看来会改变未来的事情我都做了,但我所身在的世界却依然没有半点变化。

  似乎,我也得要完全接受拿着砂纸工作的日子了。

  在这里,我得到了小杏。

  我的心中冒起了一种责任感,我要令她更幸福!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是两个女同事的奴 下一篇:魂牵梦绕的女同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