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人妻欧美偷拍亚洲国产-在线点播人妻偷拍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住在我楼下的女孩儿

             住在我楼下的女孩儿



字数:12225

  我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这个城市工作,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是个省会城市,到处都是有钱人和穷光蛋。我找的工作和我当初学的专业虽然同属一个行业,但还是有区别的,因此,在刚找到工作的时候工资是很低的,连自己的生活都保证不了,但还好,很多朋友那时候都在经济上帮助了我。

  开始租房子的时候都是找的很便宜的,这是一个城中村,也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红灯区。只要提到这个村,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一排排半隐匿着玻璃推拉门,门框的玻璃上贴着半透明的玻璃贴纸,里面透出暧昧的灯光,不时会有浓妆艳抹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她们穿着暴露的衣服,乳房和屁股形状被紧紧的包裹出来。

  这个村子也是大量的打工者的租住地,便宜的房租是廉价劳动者们的首要考虑条件,房东们总是拼命的往楼顶上加房子,然后不停地往出挂空房出租的牌子,等着一个一个打工的廉价劳动者来为他们送钱。这个村子距市中心非常的近,但一次次的拆迁却都避开了这个村子。

  我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知道这个村子的房租便宜,就去找房子,看到一个门前挂着空房出租的牌子,我就进去找房东交谈。这是七楼的一个房子,六楼就是最顶楼了,但是房东却在六楼上面还加了一件屋子,就是所谓的七楼。七楼只有这一间屋子,周围就是整个宽广的六楼顶,像是这个房间住户有自己的院子一样。

  我刚开始的时候就希望能找一个安静没人打扰的屋子,现在看到的这个屋子再适合不过了,出了门就是自己的院子,夏天的晚上可以乘凉,冬天的白天可以晒太阳。当即就和房东谈好价钱搬了进来。

  搬进去的时候刚过春节时间不长,房子的缺点并没有暴露出来,但到了夏天的时候问题就大了。房间里面热的像蒸笼,冬天的晚上倒不觉得冷,就是夏天的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热得要命。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开着窗户,只穿着一条短裤,盖着一条床单,旁边吹着冷空调,到还过得去。

  因为是顶楼,很多时间都晾着住户洗的的东西,床单、被罩、衣服什么的,当然也少不了女人的内衣。我一直很纳闷,女人的内衣怎么可以拿出来晾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呢?以前这个房子住的的是个女孩子,我搬进来之后连她之前贴的那些壁画都没有揭。之后可能有人觉得楼顶住着一个男人,内衣不方便再去上面凉了,因此我房门外面女人的内衣数量明显减少了。

  但有一个女人的内衣晾的让我印象很深刻,她每次就只晾三件衣服,一个胸罩,一个内裤,一个吊带。这三件东西只用两个晾衣架,内裤吊在三角衣架的两个斜边上,胸罩的一个袋子固定在晾衣架的一边,胸罩和内裤只用一个晾衣架,另一个吊带单独用一个晾衣架。她的内裤和胸罩都是带蕾丝的那种,看起来很漂亮,有几个吊带也很好看。

  她的衣服晾的时间间隔也很有规律,平均一周晾两次到三次,每次都是晾三件,并且每次都晾在距我门口最近的地方,但我却一直不知道两衣服的人是怎样的。那时候我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后就趴在窗前看书,窗户一直开着,只是练琴的时候就会关起窗户。我晚上在窗前看书的时候偶尔就会有收衣服的人从我窗前经过。

  有一天晚上我在窗前的桌子上看书,一个女人上来收衣服,她从我窗前经过的时候我并没有抬头看她,听见她在距我门口晾衣服的最近的地方停下来了,我突然间想到她是不是就是把胸罩、内裤、吊带组合起来晾的那个人呢?我抬起头来,注视着窗前,她再次从我窗前经过时,我发现她拎着那三件已经晾干了的内衣。

  我不知道她第一次经过的时候有没有朝我屋里看,但返回去的时候,我看她的时候她也把头扭过来看我的屋内,我们的目光注视在了一起。我窗户的灯光让我看清楚了她,她可以算的上是漂亮的,长头发水漉漉的,好像刚才洗过并没有梳理过就出来了,她个子不高,我和她的目光相遇,但很快,我们又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因为我一个人在顶楼住着,有时候别人晾的东西赶上下雨的时候我就会帮忙换一下位置,换到我的窗前的那片有遮阳板的地方,要是是被子,我就会收到我的屋子里,但只收过两次被子,天晴之后就又晾出去了,这两次也没有人知道。因为经常上班,也不是每次都能帮别人收,即使帮别人把换了位置后别人什么时候收走我也不知道,也没人说过什么,因为这地方的人都在上班,很少能见面的,被我换了衣服位置的主人或许看到之后也只是会稍微的惊讶一下谁把我衣服挂在这儿了而已。但是次数多了,我想他们也都知道是我帮他们的,他们也知道七楼的住户会在雨天帮他们把衣服换到雨淋不到的地方。

  但有时候就是女人的内衣,我实在是不知道如该不该动。有一次就是她的那三件东西,并且整个楼顶只有她的三件,下雨了,我很矛盾,该不该帮她换位置,不换,我过意不去,别人的都给帮忙,她的为什么就不帮,她知道了会怎么想;换,毕竟是内衣,她会不会反感?

  最后,我想,她上次都知道这个房子住着我了,是个男人,她还不停把内衣晾在这儿,她肯定不会介意的,我就帮她换到我窗前的遮阳板下面了。之后我就出去了,晚上回来之后,她的内衣已经不在了,我想,她可能收走了吧。

  有一次,又碰到下雨,她的内衣也在,我就又帮她换到了我的窗前。刚换过去时间不长,她就上来了,她看到她的内衣被挪到我的窗前了,那时候我的窗户开着,我正坐在窗前看书,她一定知道是我帮她换的,她看向了我。我有点窘迫,怕她责怪我,我就站起来隔着窗户对她说:「我见雨大了,就帮你换到这个位置了,不好意思啊。」

  她笑着说:「哈哈,看你说的,帮我的忙,还给我说对不起,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她笑起来很自信,很好看。

  我说:「一般碰到下雨外面有洗的东西的话我就都会换到雨淋不到的地方的。」

  她说:「你可真热心,以后要是下雨的话,你就帮我把衣服换一下位置。」
  我说:「嗯,一定。」

  他说了一句谢谢就下去了。我总算是心理舒坦了,真怕她责怪我动她的内衣了。

  有一次,我下班回来,走在路上迎面碰到了她,是在傍晚的时候,这次我看清楚了她的身材,她穿着高跟鞋,所以显得个子挺高的,从比列上来说,绝对算的上是好身材,就是净身高不高而已。我看见她走过来,她也看见我了,我给她打了个招呼:「嗨,好啊。」

  她停下脚步,笑着对我说:「刚下班吧。」我本来想只是顺便打个招呼的,也就是顺手的事,可她停了下来,我也就停了下来。我对她说:「是啊,我刚才才下班,你去哪儿啊?」她说:「出去买个东西。」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把你手机号给我说一下吧,想找你帮个忙,但却又很少碰到你,去了几次你的房子,但都没见到你。」我说:「好啊,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只要我帮得上忙,就一定不会推辞。」

  我告诉了她我的手机号码,她给我震了一下铃,我问她:「我存什么名字啊?」她说:「我叫木童,木头的木,儿童的童,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宗魏,祖宗的宗,鬼字边的魏。」她存完电话号码说:「好,我记下了,电话联系啊,我先走了啊!」我说:「嗯,电话联系。」

  回去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屋子,吃过饭,已经晚上八点左右了,我正准备看书,这时木童打电话过来了,我接起来,她问:「你现在在屋子吗?」我说:「在啊!」她说:「那我现在上来。」我说:「好,你上来。」

  一会儿她就来我屋子了。她上身换成了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合体的衣服把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香水还是体味。她一进屋子就说:「啊,你屋里这么热!」我笑道:「唉,顶楼的房子么,大太阳晒了一整天了。」

  她应该是闻到了屋子精油的味道,就说:「什么味?」我说:「我点着精油呢。」她说:「怪不得呢,你个大男人还点这个东西。」我说:「男人怎么就不能点了,我这个洗手间在屋里面,没有其他的窗口通风,点这个能好一点。」
  她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坐到我的床上,打量了一下四周说:「没想到你把屋子收拾的还挺干净的么。」聊的过程中我知道她老家就距这个市不远,她也是打工的,在一个衣服专门店上班,在四楼住着。聊了一会儿她问我:「你是不是会画画?还会拉小提琴?我有时经过你的窗前的时候见你屋里面摆着画架和画板,或者有琴声传出来。」我说:「嗯,我学的是艺术类的专业,绘画是基本功,但只会画素描,至于小提琴,只是爱好而已,拉的很难听的。」

  她说:「我让你帮忙就是想让你给我画张像,可以吗?如果你忙的话就算了。」我说:「可以啊,我每天晚上下班也没什么事,帮你画。」她听了高兴的说:「真的啊!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了。」我对她说:「那什么时候开始?」她说:「我准备准备,明天晚上开始画吧。」我说:「好,没问题。」

  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她就下去了。她从我床边起身之后,屁股刚坐过的地方的床单起了褶皱,我想起了她紧身的牛仔裤包裹下的圆翘的臀部,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可以透过她雪白的T恤隐隐约约的看到她的胸罩,是她以前晾过的那种带蕾丝花边的,粉红的颜色。

  这些东西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如果说我第一次见到她在外面晾的内衣的时候我还没想什么,那么上次帮她把内衣换到我的窗前的时候我有了一点萌芽般的冲动,直到这次她在我屋子和我聊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对她产生了欲望,我想得到她,这种欲望很强烈,我没法控制。

  第二天晚上还是八点多的时候她就上来了,她依旧是昨天的那身装扮,只是头发比较随意,在脑后只扎了一道,有点儿像汉朝女人对头发的处理方式。我又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我不自主的想起了她昨晚在我床边用屁股留下的那几道褶皱,我装作不经意的把眼神带过她的屁股和胸部。

  她坐在我的床边问我:「怎么画啊,我该做什么?」我摆出画架,拿出削好的一堆铅笔,对她说:「要不你就坐椅子上吧,我给你画个稍微带有倾斜视角的。」她说:「好,就这样。」她起身去搬椅子,我又看到了她起身之后床单上面留下的褶皱,我那时候很想上去摸一下那个地方,试一下上面的温度。

  我给她安排好位置,她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面,双手放在膝盖上,我坐在我的床沿,稍微的侧对着她,问她:「准备好了吗?」她笑着说:「嗯,好了。」
  我看她准备好了就开始动笔,起草着大致的比例轮廓,不间断的去观察她,我可以毫不隐晦的光明正大的去看她。我问她:「你工作每天忙不忙?」她说:「还行吧,不是很忙。」她接着问我:「你很喜欢看书啊,我看你这个铁架子上这么多书,以前见了你几次发现你都趴在桌子上用功。」我说:「也是没事消遣呢,看热闹呢。」她问我:「你有女朋友没?」我笑着说:「没有。」她说:「骗人,你这么优秀的男孩儿能没有女朋友。」我说:「你这么漂亮,不也没有男朋友嘛。」

  她噗嗤的笑了一下说:「你咋知道我没有男朋友?」我说:「预感,做设计工作的人都比较感性,预感很准确的。」她问我:「为什么不谈女朋友?」我说:「我长得不帅,又没钱,家又是农村的,没有姑娘喜欢我。」她问:「你多大了?」我说:「24了,你呢?」她说:「26了。」

  她怕影响我画画,所以一直不敢有大的动作,说话时显得很僵硬,我对她说:「稍微动一下没关系的,不要那么的僵。」她笑着说:「哦!」画了一会儿,她说:「太热了,你这屋子。」虽然头顶有风扇,她的头发都被吹得动了,但我还是看到了她额头渗出的汗珠。我说:「那怎么办,要不明天晚上画吧!」
  她思索了一下说:「好吧!」她从椅子上起身,凑到我的画板上看了一眼说:「哈哈!真不错。」她把头探过来的时候,我瞄了一眼他的圆形的T恤领口,看到了一点蕾丝的边,清晰的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她接着说:「这么热,真不知道你每天晚上是怎么睡觉的。」她看了一眼我的书架:「我借你一本书晚上看一下吧!」我说:「好啊!你喜欢哪一本就拿去看吧!」她拿了一本散文集跟我说了声谢谢就下楼去了。

  第三天晚上她准时来到了我的房子,做好准备让我给她画像,这次我画的时间很长,她也不嫌热,一直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终于画完了。我让她过来看,她看到画像之后兴奋的说:「哇!好棒哦!真像。」

  我去洗干净满是铅墨的手,转身对她说:「你画出来更加的漂亮。」她看着我笑着说:「你呀!真会哄姐开心。」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屋子的窗户和门都是开着的,因为是在顶楼,所以外面显得很安静。

  这个时候她一会儿看看她的素描像,一会儿看看我,她看我的时候我也去注视她的眼睛,通过这几天和她的交谈,我知道她对我还是很有好感的,特别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对她的欲望猛然间又高涨了,我从小到大就做过两次爱,还是同一天晚上和同一个人,那也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生理原因的催化下,我更加的热情高涨了,我很期望能和她今晚发生点故事。

  我看得出,她现在还不想下去,我室内火热的温度她也不嫌弃了。一时间我们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打破了尴尬,问她:「画像还满意吧?」她赶紧说:「太好了,画的太像了,嗯,让我想一下,我一定要好好好地感谢你一下,我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吧!」我说:「不用了,这怎么好意思!」她说:「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不是嫌我是女孩子请你吃饭不合情理啊!这个没什么的,你不去就是讨厌我了。」我说:「那好吧,明天晚上你请我吃饭。」

  她听完高兴地说:「那一言为定。」我说:「嗯!」她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下去了,明天见。」我说:「嗯!」我把画从画板上取下来给她,她拿的时候摸到了我的手,他的手很软,纤长的。我把她送到楼梯口,看着她走下楼去。

  隔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了个饭,聊得很开心。之后她经常来我的屋子和我聊天,有时候让我拉小提琴给她听。时间久了,我们也不再怎么生分了。她年龄比我大,让我把她叫姐,我觉得也是应该的,就一直管她叫姐。但我却对她的欲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总想着去摸一下她的屁股,她的乳房,和她紧紧地搂在一起接吻。

  我能感觉到,她刚开始的时候就对我有好感,现在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很多的细节之处我能看出来,她对我有意思。我们都对对方有想法,但都没有说破。但我的好感里面大部分是想占有她的身体,但这种想法衍生出来了对她的爱。我有时候为我的这种想法感到羞愧,但又忍不住。我想,她对我的感觉也是这样的吗?

  直到有一天,因为加班我回来的很晚,刚进门,她就上来了,那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问我:「加班了?」我说:「是啊,不过明天休假。」她说:「我们也休假,晚上无聊,没事,听见你回来了就跟着上来了。」她坐在我的床上,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就趴在我床上看了起来,这倒还是第一次。
  那时候我正在洗脸,刚把脸搽干净,一转头看见了她性感的身段趴在我的床上,依旧是那条紧身牛仔裤,两条腿仅仅的并在一起,中间稍微露出了一条缝隙。她的拖鞋已经掉到了地上,她的脚很白,薄衬衣印出了胸罩肩带的痕迹。我喜欢她的屁股,她趴在那儿,屁股更加的好看。

  看到这一幕,我的欲望立刻就比激了起来,我真想直接就扑上去狠狠地撕咬她,让她永远在我的身下不得翻身,但理智还是让我忍住了。

  我收拾完之后,出去了一下,进来之后,她坐在我的床上,正默默的看着我。她看着我有一段时间,眼神里面满是柔情,我赶紧把视线移开问她:「咋不看书了?」

  她起身坐到我书桌前面的椅子上看着我说:「看不进去,没什么意思。」气氛很尴尬,我知道她也知道气氛不对,但还都保持着矜持。她问我:「你明天有事吗?」我说:「去图书馆。」她说:「唉!本来还说让你陪我去逛街呢!」
  听到这句再想一下最近我们说的话,越来越像是情侣之间在对话。我对她说:「那可以啊!没问题。」其实我并不喜欢陪女人去逛街,觉得那就是在浪费时间,这方面,我一点经验都没有,但她,我拒绝不了。最后,我们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她说:「给我拉一首曲子吧!」我说:「这么晚了,影响别人休息。」她说:「把门窗关起来就好了,小提琴的声音又不大。」

  我听到她说「把门窗关起来。」总觉得怪怪的。就说:「好吧!」她起身去关门和窗户,我把小提琴取出来,她又返回去坐在我的床上。屋子里之后我们两个人,门窗都紧闭着,冷空调正吹着,她的薄衬衣被吹得抖动着,乳房部分的扣子被撑得很开,这是一个很微妙的环境,我看到她充满期待的眼神,那并不只是对曲子的期待吧!

  我问她:「想听哪一首?」她说:「随便。」我拉了一曲《俏姑娘》,之后还拉了好几首,曲子间隙,我们总是搜寻可以摆脱尴尬的话题,都期望着能有一个折点可以让我们顺理成章抱在一起,但这个节点并没有出现。

  一直到凌晨一点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对她说:「明天不是要逛街么,要不咱们早点休息吧!」她的眼神变了。刚开始的时候满是柔情,中途夹杂着柔情和期待,现在则是充满了失望,她叹了口气对我说:「那好吧,明天去逛街,好好陪我哦!」我笑着说:「好的,一定。」

  送她出去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我睡不着的。过了十多分钟,我觉得,我不能这样犹豫的。拿起手机,给她发短信:「我屋子好热,睡不着。」她很快就会过来了:「我屋子挺凉快的,你要不先下来吧,等过会儿天凉了在上去休息,明天逛街可以晚点去啊!」我回复她:「好,我现在就下来。」
  我下到四楼,她的房门半开着,她的衬衣换成了T恤。我是第一次到她的房间,她的房间要比我的好多了,是一件大房子,房东用石膏板隔开了三间,厨房、洗手间和卧室。我看得出她很高兴,眼神里面有有了刚才那种柔情和期待。但还是尴尬,我是应该主动点,但却鼓不起勇气。

  她说:「你坐啊!」我坐在她卧室里的椅子上,四周打量着她的屋子,她的屋子里有空调,凉快的很。她的床头贴着我给她画的那幅素描,房间很干净,很温馨,有她身上的那种味道,一条薄毯被铺在床上。

  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题来摆脱尴尬,或者怎样能自然过渡到我和她满怀期待的事情上。她先开口了:「我刚看从你那儿拿的那本书,上面的一篇文章讲道一个叫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事儿是怎么回事啊?」

  我就对他说这个历史故事,后面牵扯出很多那个历史时期的人物和故事,我一一给她说,炎黄部落和蚩尤部落的涿鹿大战,大禹治水时的三过家门而不入,商汤王和夏桀王在鸣条的决战,周穆王到昆仑山会见西王母,一直从三皇五帝讲到西周周幽王的灭亡。我讲的时候她坐在自己的床上,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问一两句,中途下去给我倒了杯水。

  她屋子里面的空调终于使我感到有点冷了,我用手摩擦了一下胳膊,打了个冷战,她那时候在床上披着那个薄毯被,看到我有点儿冷,她对我说:「空调温度是不是低了,要不你上来吧!」听到她这么说,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我还是答应了,我起身向她的床走去,她赶紧挪了一下位置做到了床头里面,靠着背靠,我坐在她的对面。

  她说你坐那儿干什么,那儿又不暖和,坐到这儿来,把这个毯子盖着。我就挪动了身子,坐到她旁边去了,她把毯被的一部分然给我让我盖着。我还是有点儿尴尬,跟他保持着一点的距离,不敢扭头去看她,她也觉得很不舒服,身体很僵硬,我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长一会儿她问我:「你刚才讲到得国人暴动是怎么回事儿?」

  我对她说:「西周后期,周厉王把原来人民自由使用的山林川泽资源一律收归王室,平民上山砍柴打猎,下河捕鱼都要向王室交税,老百姓议论纷纷,批评周厉王,周厉王就派人监视平民的一言一行,谁有不满就杀死谁。三年之后,国人终于忍无可忍,公元前841年发动了武装暴动,把周厉王赶出了王室。」
  她听了之后说:「你把历史事件的年代记得这么准,不简单。」之后她还问了好些问题,至少让我们之间不再那么尴尬。我和她说话的过程中我们的距离也越靠越近,终于,我感觉到她的肩膀挨着我了,我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温度。我的手在薄毯被里面碰到了她的手,我赶紧让开。

  那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她的手,她的体温,他身上的味道终于是我的欲望达到了不可控制的边缘了,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什么都可以隐藏,但这口唾沫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住的。她听见了我咽唾沫的声音,转头看了我一眼,叫我:「魏魏。」我听到了,但我还是没有转头看她,薄毯被下面的手又无意中碰到了她纤细的手,我这次没有让开,我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她也紧紧的攥住了我手。

  她转过身子,另一只手搭上我的另一个肩膀,嘴唇靠近了我的脸,她的乳房正紧紧的挤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了她呼出的气体,我的心跳迅速加快。她看着我说:「你好紧张哦!你的心脏跳的好快。」她把手从肩膀上移到我的胸口,捂着我的心口。我稍微转了一下头,看着她的脸,她的脸没有任何的化妆品,一双杏眼忽闪忽闪的,睫毛很长,我说:「木童,你真漂亮。」她看着我说:「是么?喜欢我吗?」我说:「喜欢。」

  她再次把我紧紧的抱住,嘴唇更加的靠近了我的脸说:「你这个坏蛋,这么长时间了才说,害的我好难受。」我对着她说:「我喜欢你。」她听了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发现她的脸有点儿红了。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转过身子,把她紧紧的搂住,急切的去寻找她的嘴唇,我的快速的心跳已经转换成了粗声粗气的喘气,她的喘气声也正配合着我,我们紧紧的互相搂着对方。

  嘴唇热烈的接在一起,我的手不断地在她的后背摩挲着,感受到了她胸罩的肩带。我的手慢慢的下移,摸向了她的屁股,我们都穿着长裤,她的牛仔裤很紧,她的屁股很挺,很有弹性,隔着牛仔裤,更加的吸引我,我不时轻轻地抓一下。

  我的嘴唇离开她的嘴唇,移向了她的脖子,她喘着粗气,对我说:「你好坏,摸我的屁股。」我回应着她说:「你的屁股真漂亮,我喜欢,爱不释手。」她说:「只是喜欢我的屁股吗?」我说:「哪儿都喜欢,喜欢你所有的东西。」我的手离开他的屁股,摩挲着她的大腿,之后又移向了她的胸部,我的一只手紧紧的盖着她比屁股还有弹性的乳房,不间断的轻轻地揉着。

  她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不停地想吻我,我的嘴唇不停地在她的脖子和嘴唇间游走着,她搂我脖子胳膊越来越紧。她仰着脖子说:「我想把你融进我的身体里。」我说:「是吗?你要怎么融进去?」她穿着粗气不说话了。我们的身体紧紧的挨着,不停地扭动着,床单和毯被被我们的身体拧成了麻花状。

  我的下面早已经硬的很了,我能感觉到尖端部分已经流出了水。紧绷的裤子让我的下面难受。我的嘴离开她的身体,看着她迷离的眼神说:「木童,你既漂亮又性感,我想干你。」她说:「我不喜欢这个词。」我说:「那你给我吧!」她说:「切,才不呢!」我把她的手引向了我的下体说:「感觉到了吗?」她的手摩挲这我的下体说:「受不了吧!」说完又吻想我的嘴唇。我把手伸进她的T恤里面,摸到了胸罩,我对她说:「宝贝,抱衣服脱了吧,我好摸她。」她说:「你给我脱。」

  我爬起来,把她的T恤脱了下来,她粉红色的胸罩半包着雪白的乳房。我对她说:「我在我门前见过你的这个胸罩,这个胸罩你总是和内裤一起洗完然后晾出来。」她用手摸着我的脸说:「你竟然敢私自动我的内衣,就不怕我生气。」
  我闻着她的乳房的味道说:「才不怕呢,你晾在那儿不就是为了让我看嘛。」她把我的头按向她的胸部说:「是的,我第一次知道你在那个屋里住着之后就想和你好,因此我才不介意把内衣晾在你的门前呢,我有时候期望着你这个单身的男人能把我的内衣偷走,把脏东西弄在我的内裤上面。」

  她说着就去解我的裤带,她很顺利的就把我的外裤退到了膝盖处,我只留下了一条内裤,内裤被勃起的阴茎撑出一个包来,她的手伸向那个鼓包,轻轻地揉着说:「你的弟弟出水了,内裤湿了。」我推开她的胸罩,含住了她的乳头,轻轻地吸着,刚含进去,她稍微的颤抖了一下。我说:「是啊,你下面湿了没?」她说:「嗯,湿的很,你摸一下看看。」

  我从他身子上面爬起来,解开她的裤带,退下她的紧身牛仔裤,她的粉红色的内裤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下面湿了一大片。我把我的内裤连同所有的衣服都脱掉,勃起的阴茎立刻就挺了出来。龟头前面流出了透明的水。这时候她也把她的胸罩脱掉了,浑身上下就剩下了一条内裤。

  我的手摸向了她的内裤下面,感受着她潮热的温度。她把薄毯被拉着盖住了上身。我抓着她内裤的两边,往下拉,她稍微抬了一下屁股,我顺利的脱了下来。我过去分开她的双腿,看到了她的阴部。她的阴毛不是浓密,阴部湿漉漉的,我把她的双腿曲着分开,稍微压向她的身体,这样她的整个阴部都暴露在了日光灯下,我把脸靠近她的阴唇,闻到了一股骚味,并不是很好闻。

  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触了以下,她的浑身抖了一下。我拉开她盖在身上的毯被,看着日光灯下她雪白的身体,我跪着在她的下面,阴茎坚挺的立着。她稍微抬起头看了眼我的阴茎,又躺了下去。我爬向她的身子,她闭着眼睛,我的嘴唇靠近她的嘴唇,轻轻地触着她的唇部,对她说:「木童,我要插你。」

  她听了紧紧地把我抱住,疯狂的亲吻着我。她的双腿被我的腿分开了,我的龟头不停地触着她的阴唇。我用手扶着阴茎,试着对准她的阴道口,却滑的插不进去。我对她说:「我插不进去。」她睁开迷离的眼神说:「你真可爱。」说着把手伸向下面,扶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我臀部用力,很轻松的就送了进去。她的阴道里面很热,很滑。她继续抱着我,紧紧地搂着我的背部。

  我动了一下屁股,试着抽插了一下。她没有什么反应。她阴道里面的湿滑和热度终于是我忍不住了,我趴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抽插起来,速度和频率越来越快。她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紧紧的搂着我,不时的寻找着我的嘴唇,当我抽插的速度快起来的时候,她开始有了轻微的喘息声,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我边插边问她:「喜欢我吗。」她边喘气边说:「嗯……好喜欢,我爱你,魏魏。」我说:「你舒服吗?」她说:「舒服……」我越插越快,她的喘息声也变成呻吟,开始压低着,最后忍不住了,放大了声音:「嗯……啊……啊……喔……」

  听到她的叫声,我再也忍不住了,狠命的插了几下就射了。我那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给她内射。射的时候我的龟头很敏感,不能动,就静静的插在里面,一股股的射精。她的呻吟声也小了,变成了轻微的喘息。我趴在她的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都恢复了。我支起身体,看着她笑了一下。她用手摸着我的脸,满是柔情的问我:「宝贝儿,舒服吗?」我说:「太舒服了。我刚才没忍住,射里面怎么办啊。」她笑着说:「没事的,放心吧,小傻瓜。」我想了一下,整个过程也就五六分钟左右。她说:「洗一下吧。」我从她身上下来,她起身去洗了,我看到她身子下面一大滩的水渍,我喊住她指着那摊水渍对她说:「你看。」她看到之后,过来锤了我一下说:「讨厌死了。」

  洗过之后,我们两个抱在一起,盖着那条毯被。她对我说:「你终于得逞了。」我问她:「什么得逞了?」她说:「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吗,你们男人就这样,我还不知道你们的那些心思。」我摸着她的乳房说:「你不也一样吗。」她嘻嘻的笑着说:「就算是吧。」我问:「我长得又不帅,又没钱,你为什么喜欢我啊。」她说:「我喜欢你这种文静的男孩子,那天我过去的时候见你在看书,以为你是个学生呢,最后从房东那儿知道你已经上班了,待人彬彬有礼的,对年纪大的人称呼都用「您」。你还会画画,懂音乐,字儿也写得好,不吸烟喝酒,没有不良嗜好,这么好的男人现在打着灯笼都难找。」

  我问她:「你把内衣挂在我门口是勾引我吧?」她说:「才不是呢!刚开始我不知道那个屋子换人了,直到有一天,经过你的窗前的时候才知道是你住在那个屋子里的,我也知道那几次我的衣服都是你帮我换到雨淋不到的地方的,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好面善,想和你交个朋友,后来就想是不是爱上你了。你知道吗?有几次我都想着我把内衣挂在你的门前,你会不会偷偷的拿走玩,但好像没有。有一次,我欲望特别强烈,就想着你正拿着我的内衣自慰,把精液射到我的内裤或者胸罩上面,我边想这些边自慰,那一次自慰感觉好太舒服了。」

  我问她:「你也自慰啊?」她说:「是啊,我是个正常女人,有这方面需要。」她接着问我:「你多长时间自慰一次?」我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自慰。」她说:「是不是脑海里想着和我做爱,然后自慰?」我说:「是啊,自从见到你之后就一直想着你自慰。」她听了掐了一下我的胳膊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看着你这么老实,原来这么坏。」我说:「你喜欢我坏吗?」她的眼神又变得迷离了,紧紧的楼了我一下对我说:「喜欢。」

  我的手摸向了她的下面,她的下面已经湿了,我轻声的问她:「想要吗,宝贝?」,她说:「想要。」听到她这样说我的阴茎又一次硬了起来,她用手摸着我的阴茎说:「这么快就硬了,我喜欢。」我翻身含住了她的乳头,轻轻地允吸着,她的乳头很敏感,一会儿就有了喘息声,抓着我阴茎的手套弄的也越来越快,不一会儿我感到她下面的水已经很多了,就又压在了她的身子上面。

  她顺从的分开双腿,盘在我的腰上,我这次还是要她帮忙之后才顺利的插进去。她的头向后仰着,我含着她的乳头,慢慢的抽插着,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过了一会儿,我爬起来,把她的双腿呈M形曲起来,跪着插她,我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我抽查的速度变得快了起来,床也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响声,她也发出了呻吟声:嗯……呀……哦……」快速的抽插让我很快就累了,我停了下来。对她说:「好累!」她只是迷茫的说:「哦!」

  这时,我把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压向她的胸前,胯部悬空,自上而下的插她。这样插得很深,我插得也很猛,她发出了很大的呻吟声。过了一会儿,我对她说:「换个姿势吧?」她说:「怎么换?」我说:「你跪着,把屁股撅起来,我从后面插进去。」她说:「就这样来吧!那样子我不习惯。」我说:「试一下吧!那样很爽的。」

  她不太情愿的按照我说的趴着,她的头挨着床,屁股撅着,我把她的头抬起来,让她的腰部往下压,这样她的屁股给人感觉就是翘着的,整个阴唇暴露在我的面前,我扶着她的腰,挺着阴茎,慢慢的插进了她的阴道。这次我直接就是大力的抽插,我双手不停地揉着她的屁股,时而去摸她紧密的着肛门,她的屁股给我撞击的啪啪的响。

  快速大力的抽插之下,她的呻吟声很大:「啊……啊……啊……」不停地叫着,和着床响的声音。这样插了有五六分钟,我趴在她的背上,对她说,换个姿势吧,你在上面。她说:「我不喜欢那样。」我不想勉强她,把她放平,用传统的姿势接着插她。

  这次的插了有二十多分钟之后我感到了爆发的边缘,对她说:「宝贝,我要射了。」她喘着其说说:「嗯,射……吧。」我说:「你舒服吗?」她说:「舒服……死了,射我……我里……面,我喜欢……被你……的精液冲……击……的感觉。」听她说完,我狠命的插了几下之后,死死的顶住她的下面,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向她的深处。

  我们都消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五点多了,我抱着问她:「你为什么不喜欢换姿势啊。」她笑着说:「不太习惯,总觉得那些姿势太淫荡了。」我捏了一下她的乳头说:「你本来就很淫荡。」她打了一下我的手说:「你再说,再说以后不给你了。」之后我们两个抱在一起,盖着那条毯被沉沉的睡去了。中午十二点多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又和她做了一次。

  以后的时间里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会做爱,好像永远得不到满足,她也越来越开放,什么姿势都用。有时候在我屋子里,有时候在她屋子里。我们都喜欢对方,做爱的时候很疯狂,但从来都没有说过双方是自己的男女朋友,我想,有些事情其实是不需要说的。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相关链接:

上一篇:购物中心 下一篇:现代豪门乱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